黎筱娉陈嘉上谈香港电影的未来 合拍片拯救了电影工业

2019-04-12 17:42

  核心提要:本集节目邀请到黎筱娉、陈嘉上等几位导演谈香港电影的发展前景。黎筱娉认为中国是港产片庞大的市场,可以尝试写实电影让大陆观众了解广东的故事。刘伯温肖,陈嘉上认为合拍片可以拯救香港的电影工业。 香港电影的出

  核心提要:本集节目邀请到黎筱娉、陈嘉上等几位导演谈香港电影的发展前景。黎筱娉认为中国是港产片庞大的市场,可以尝试写实电影让大陆观众了解广东的故事。陈嘉上认为合拍片可以拯救香港的电影工业。

  当记者问黎筱娉香港电影有何出路?黎筱娉回答道,以前大家的竞争力可能不太强,现在其他国家、例如韩国他们都培养出很多新进导演。以前港产片雄霸天下,现在却变成有其他国家的电影竞争,所以要不断改变、更加努力观察情况。但现在港产片应该很好,因为多了一个很庞大的巿场,就是中国。如果有电影能跟大陆合拍的话,那收入就会很厉害,也是一件很好的事。

  但如果拍摄更多合拍片的话会让港产片的感觉、香港自己的特色会被磨灭吗?黎筱娉说:“我在电影发展局工作了六年,开发电影发展局的时候,我们研究过这个问题。我们觉得如果香港有七百万人,广东省已经有一亿人口,广东省邻近香港,我们能够开发广东省的巿场拍摄港产片。”

  对於如何让港产片发扬光大的问题,黎筱娉说可以拍摄一些写实的电影。广东省的人对写实电影会产生共鸣,例如在北京上映,他们未必明白说什麽。例如讲述以前广东的故事,如黄飞鸿,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的故事。新一代的年轻人不常看书,直接用电影告诉他们。

  导演陈嘉上是第一批北上的香港导演,90年代在港产片仍是全盛时期,他已经被内地的壮丽河山吸引在内地拍摄了《武状元苏乞儿》。陈嘉上说:“能在中国大陆拍摄让我感到很兴奋。电影里面有大草原、有皇城、有各式各样的大外景。当时对我这种香港导演来说,其实是一件很兴奋的事,然後我们在北影厂拍摄,无论是质感、各式各样精良的道具、国内电影工作者都给予我们很多经验。原来别人也是专家,他们有的是技术。我在那时候觉得原来中国是一个电影大国,一点都不落後,但他们不懂做商业。”

  陈嘉上说当时内地走的是协拍制度,就是香港的电影人北上拍摄用香港资金,只是生产在内地,後来有合拍片後,用演员的方式跟以前有很大改变。但是合拍片这个由CEPA带来的模式,当时就是香港电影的救命草。

  陈嘉上认为CEPA开始时是合拍片,实际上拯救了香港的电影工业。他说:“当时我们的电影盗版非常严重,我们的市场已经严重萎缩,拍一部电影无法回本,收入比成本少怎麽办?我们幸运地突然出现了内地市场,中国内地市场是像变魔术一样突然出现,这个市场的出现让这些产品有机会在这个市场继续重生,我当然知道东南亚市场更自由,但由於金融风暴那段日子,整个东南亚市场严重崩溃。有了CEPA之後,让香港电影专业人员有更多机会跟内地的电影公司及演员合作,北上的香港电影人就更多。”

  当记者问到合拍片在制度上有很多条件,这些条件会为创作带来掣肘吗?陈嘉上回答:“首先说清楚香港电影从何而来?香港电影是沿袭了上海电影剩下来的东西,香港本来是没有电影的。我们幸运地有电影是因为有一批电影人在解放时期从上海来到香港,他们在香港建立基地,建立了商业电影。从我的角度来看,在内地培养中国的电影人才是我们的责任。我们的大市场是我们的电影,在培养过程当中,我们不但培养对方的人才,也在培养我们自己的人才。我们的副导演,香港的副导演是全世界最好的。为什麽?因为他们最懂得处理很复杂的事情,但大场面不在国内的市场拍摄,你便没有机会,你停留在香港做电影人最重要的就是视野。当电影人没有视野的时候,电影才会衰落,所以我从来不觉得往外跑是错事。往荷里活跑的时候,我们不觉得我们是人才外流,我们觉得是荣耀。为什麽我们觉得去国内拍摄的时候就有问题,我不这麽认为,针无两头利。”

 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、热点解读、主播风采、幕后猛料?嘘!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(ID:phtvifeng),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。